<thead id="jpptb"><meter id="jpptb"></meter></thead>

      <del id="jpptb"><big id="jpptb"></big></del><strike id="jpptb"><sub id="jpptb"><strike id="jpptb"></strike></sub></strike>

        <output id="jpptb"></output>

          全國銷售咨詢熱線400-686-0005

          新聞資訊

          您的位置: 首頁 ????新聞資訊

          【爭議】寡頭壟斷的電力交易市場下的統一出清機制發布時間:2016-08-30?|?來源:上海永冊電氣有限公司

          摘要:分析了目前南方某省電力市場的價差對匹配機制,并對個別專家提出的統一出清機制進行簡單分析,筆者認為相關行業規則制定者應充分調研考察并廣泛征求意見,因地制宜提出符合實際情況的電力市場交易規則,促進售電側改革的可持續發展。

          一、某省電力市場化概況

          南方某省電力市場從2013年開始起步,經歷三年的發展及完善,目前已形成以發電商、售電商、電力大用戶、園區企業為主體,以雙邊協商交易、集中競爭交易為模式,以價差傳導、差值返還為結算的多元化市場格局。其中最具特色的為集中競爭交易,由于在全國首次引入售電商而備受關注。按照集中競爭交易規則,采用價差對匹配機制,發電側按各發電商申報價差由低到高順序排序,用電側按各售電商(用電商)申報價差由高到低順序排序,價差對為發電商與售電商(用電商)的差值,價差對由小到大優先成交,直到電量全部成交或價差對小于或等于0停止撮合。

          根據某省電力交易中心披露,2016年3-8月份共為該省參加電力市場化的用戶降低用電成本8.65億元,平均度電價差-102.62厘/千瓦時,在高利潤的誘惑下,一是用電企業進入市場的積極性高,而售電商利用其在電力行業的優勢,吸引了大批用電企業與其合作,并提取部分收益;二是售電商在嘗到甜頭后,開始大規模的開拓用電企業,使得參加電力市場化的用電量大幅度增長,集中競爭交易月度電量規模逐月上升,市場活躍度前所未有,市場主體各有所圖,在當前電力供需關系總體寬松的情況下,確實差強人意。

          從市場競爭的角度而言,申報價差與最終結算價差成正相關的函數關系,其實也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即風險高,收益高,風險低,收益低,能有效地約束市場主體行為。另外,該價差對匹配機制能有效地抑制具有壟斷地位市場成員的發揮,有效地還原電力商品價值。

          二、統一出清機制的行為分析

          一直以來,這種價差對匹配機制因為與市場主流的統一出清模式在價格形成機制上不一致而備受詬病,相關人士提出,價差對匹配機制不符合經濟學基本原理和商品市場通行做法,不利于保障交易的公平公正,不利于引導電力生產者和消費者專注于內部管理和優質服務,并明確提出應該更正機制,實行統一出清機制。筆者覺得有必要從較為客觀的角度簡單闡述在電力市場化改革中,寡頭壟斷市場下的統一出清機制。

          1、某省市場格局

          目前,南方某省參加電力市場化的發電企業已有38家,總裝機容量高達5271.2萬千瓦,占據該省統調裝機容量的50.6%。筆者通過分析,上述發電企業中,13家屬于粵電集團,裝機容量1933萬千瓦,占比高達36.7%,另外國華電力占比10.7%,華能集團占比10.0%,使得電力市場接近寡頭競爭市場。

          根據赫芬達爾—赫希曼指數

          不難計算,該省電力市場化HHI指數為0.19,按照美國司法部制定的產業集中度標準,當HHI指數>0.18時,該市場屬于高寡占I型。按照結構一經營一表現理念,市場結構影響到廠商的經營,并最終決定廠商的表現,該省電力市場化實際屬于具有壟斷性質色彩的市場。

          2、統一出清機制

          所謂統一出清,在滿足一定的約束條件下,發電側按申報價差由低到高依次排序形成供給曲線,售電側按申報價差由高到低依次排序形成需求曲線,兩條曲線的交叉點即為統一出清價差,所有發電商或售電商均按此價差進行結算。

          在實行統一出清機制的市場中,無論市場主體申報價差高低,只要中標一律按統一出清價差進行結算。

          3、統一出清機制的行為分析

          上述分析,市場份額占據1/3的發電商,具有最大的市場力,往往可以決定整個市場的價格,而對于市場份額少,沒有議價能力的發電商,往往是價格接受者。在具有價格領導者的電力市場中,價格領導者為實現利潤最大化,有兩種調控策略,一種是通過調控價差,抬高市場價差,適當損失電量;一種是調控電量,適當損失價差。

          目前,已有很多專家學者通過各種數學模型分析[1],結果一致表明實行統一出清機制的電力市場并不能實現社會效益的最大化,甚至會引起行業事故。2000年,美國加州夏季和秋季發生了嚴重的電力危機,從研究報告不難看出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發電公司利用加州市場結構、政策缺陷,利用卡特爾組織或非協議共謀,一起哄抬電價的緣故。另外,電力行業產業集中度高,無法鼓勵或引入競爭,很容易導致市場主體因循環申報而形成某種非協議共謀,進而實施市場力,操縱市場,就像英國舊電力市場出現價格的巨大波動[2]。

          而站在價格接受者的角度考慮,既然無議價能力,但可以把握電量中標,想要中標,必須將申報價差逐漸往低處壓,反正結算價差的責任不是自己,而是市場。相反,如果結算價差能夠有效反應申報價差或企業邊際利潤,那市場主體就必須遵守以邊際利潤為中心的競爭策略。

          4、統一出清機制對售電商影響

          在現行的價差對匹配機制下,售電商在開拓用戶時,大部分是以保底加提成或較高固定價差的套餐對用戶進行承諾,前期還可以通過計算自己和用戶成本,采取一定報價策略保證利益,當實行統一出清機制后,售電商對價格無法掌握,只能被動接受統一價格,將對自身經營產生較大影響。這種價格形成機制更類似于指令性計劃(如發電側地板價為-10厘/千瓦時),與電力體制改革的初衷相悖,不由價值決定,不能及時反應用電成本和資源稀缺性。此外,古語說的好:"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而為枳"。再如廣州到北京,可以從廣州出發,也可以從深圳出發,可以坐飛機,也可以坐高鐵,沒必要硬性規定廣州到北京必須從廣州出發坐飛機一個模式。筆者認為各省份的具體情況不一樣,應該在其它省份實行統一出清機制試點的基礎上,總結試點經驗,再進一步推廣。

          三、結語

          從2016年3-8月份申報價差和結算價差數據來看,南方某省電力市場若實行統一出清機制,即使申報價差低至"地板價",結算價差的絕對值超出邊際利潤,發電商全面虧損經營,也為大概率事件。同時,用電側也將逐步發展價格領導者或卡特爾組織,為利潤最大化,形成非協議共謀或協議共謀,而作為新興市場主體的售電商,在整個交易規則中被動接受購銷價差而異常被動,甚至難以生存。電力體制改革行業將處于不健康和惡性循環發展狀態。

          參考文獻

          [1]鄒小燕,統一出清價格機制的理論分析,重慶師范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2007

          [2]王蓓蓓,李揚,萬秋蘭,需求彈性對統一出清電價下發電容量持留的影響,東南大學,2005

          分享到:
          網站首頁??|??關于我們??|??新聞資訊??|??產品與應用??|???營銷網絡??|??榮譽證書??|??服務與支持??|??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上海永冊電氣有限公司 永冊電氣專業提供高壓隔離開關相關產品、資訊及價格信息,歡迎咨詢。 技術支持:米點科技

          欧美日韩精品一区二区在线播放
          <thead id="jpptb"><meter id="jpptb"></meter></thead>

              <del id="jpptb"><big id="jpptb"></big></del><strike id="jpptb"><sub id="jpptb"><strike id="jpptb"></strike></sub></strike>

                <output id="jpptb"></output>